爱彩彩票代理歡迎您的到來!

歡迎光臨廣達峰源官方網站!

收藏本站| 在線留言| 網站地圖| 聯系廣達

廣達峰源

裝配式建築預制構件鋼支撐定制工廠    專注,敬業

24小時服務熱線:

13610426155

廣達峰源分點倉庫遍布珠三角
當前位置: 首頁 » 廣達峰源新聞中心 » 新聞資訊 » 行業資訊 » 裝配式建築該如何科學對待?

裝配式建築該如何科學對待?

文章出處:   責任編輯:   發布時間:2018-04-21 14:55:00    點擊數:-   【

最近網上有關裝配式建築的文章也比較多,最初是新一屆政協會上有代表用一種非常平和的語氣指出了裝配式建築存在的一些問題,提出了發展裝配式不能太過火、不能一刀切的建議。前段時間我們的公衆号也發表了一篇題為《“混凝土現澆”是一種落後的生産方式嗎?》的文章,發出後在業界内引起很大反響。文章中我們并未否定裝配式建築,但認為發展建築産業的其他途徑不應該被堵死,比如并不落後于裝配式的新型現澆施工工藝等。文章的論點引起了業界相關專家學者的共鳴。不曾想未隔數天,網絡上竟然掀起了有關裝配式建築生與死的論戰。先是茅洪斌發文《讓裝配式建築去死吧》直指裝配式建築中存在的諸多問題,緊接着張曉娜以《讓無知去死——裝配式建築不會死!》發文反駁,其後茅洪斌再次發文《讓無恥去死——裝配式建築才能重生》反擊。最近還會陸續出現更多有關裝配式建築讨論的文章,激烈的論戰引發了社會各界對裝配式建築的廣泛關注,這是正常的現象,正所謂真理不辯不明。但論戰中的許多過激觀點有失偏頗,部分文章了為了争辯而争辯,甚至有鄙視、謾罵和人身攻擊,已經偏離了對裝配式建築理性思考的範疇。


本研究團隊于2018年4月9日舉行了一個小範圍的裝配式建築非正式辨析讨論會議。本着客觀、辯證、嚴謹的科研态度,大家各抒己見,發表自己的觀點。這些觀點意見具有較強的建設性和一定的借鑒價值。現将會議中的主要觀點進行摘要性整理,希望有助于對裝配式建築的全面理解和認識。


項秋銀


最近業界出現了有關裝配式建築生死的各種讨論,我們的公衆号前兩天李老師也發文表達了相關看法,下面我就自己對于裝配式建築的了解談一下我的看法。首先,随着建築業的推進,裝配式建築有其自身發展的一定優勢,不然也不會被廣泛推廣,但不可否認的是在推廣過程中,也日漸暴露出其中确實存在很多問題,最大的問題就是裝配式建築豎向受力構件間連接安全性的問題。從我的觀點來看,豎向構件間的連接單通過套筒灌漿技術來保證還是存在極大的安全隐患的,相比于現澆技術現場澆築成型保證混凝土建築結構的整體性和安全性來說,裝配式建築中預制構件之間通過鋼筋套筒灌漿工藝來連結成整體的做法,目前還沒有确鑿的實驗數據證明可以達到甚至優于現澆工藝。然後,再談一下國外的裝配式建築,就日本而言,它的裝配式建築主要是木結構,木結構建築最大的特點就是自重輕并且多以低層為主,這樣豎向受力就沒有那麼大,采用裝配式也就沒有什麼問題。但是到了國内,我們的建築大多是鋼筋混凝土結構的高層、超高層建築,豎向荷載很大,這種情況下再采用裝配式施工這種節點連接的工藝,安全隐患就不言而喻了,不過對于營房、闆房這種低層低荷載的建築采用裝配式可以極大地縮短工期、降低成本,具有很大的優勢。最後,再談一下我對于裝配式未來發展的看法,先從碧桂園的SSGF工法談起,這種工法并不是完全裝配式的做法,采用鋁合金模闆、全現澆外牆、預制PC構件、全穿插施工等形成自己的優勢,避免了裝配式建築中豎向受力構件間連接節點的質量問題,同時相比于傳統的現澆工藝來說,也實現了綠色環保、縮短工期等,所以從我的觀點來看,關于裝配式未來發展的問題,需要去探索更多新的技術,以達到最初為了縮短工期、降低成本而推廣裝配式的初衷,而并不是說采用強制的手段一味地、盲目地推行。總的來說,就是要尋求一個平衡點,既不能采用像網上讓裝配式建築非生即死這樣極端的觀點,也不能盲目地推行,最終的目的應該是讓其朝着一個更好的方向發展。


金玉格


我認為要探讨是否繼續推行裝配式建築,就要從為什麼推行說起,我們國家大力推廣裝配式建築是由于我國農民工越來越少,傳統施工方式的質量問題頻出,能耗和污染問題越來越嚴重,于是國家提出大力推廣建築工業化,從而又引申出裝配式建築。對引起争議的安全問題,相關專家提出套筒灌漿等連接技術在别國使用多年尚未發現問題,為什麼我國會出現?初步給出的結論是:工人素質不夠、管理水平差距、對國外先進經驗的生搬硬套等。我個人也認為套筒灌漿技術(如果規範作業)和裝配式建築(如果達到設計标準)本身是沒有太大問題的,如果是我們應用和管理環節的問題,那在這些可控問題發生時我們就應該解決這些問題,不斷完善這一體系。另外,業界也有一些學者為現澆工藝發聲,提到用“現場工業化”(對傳統現澆施工方式的改良)的方式去解決結構的整體性和安全性問題,提出當前現澆工藝的施工水平也能很好地提高效率、并保證質量和環保。認為我們在發展裝配式建築的過程中不必全面否定哪一種方式,兩者應該互補共生。我覺得既然我們是為了達到建築工業化的目的,那隻要是可以達到這一目的的施工方式都是值得我們去研究和檢驗的。由于我們專業知識有所欠缺,缺乏實踐經驗,很難對問題有深入的思考,也很難提出實質性的意見。不過我想裝配式建築的優勢不可否認,我們應該尊重事物的發展規律,讓裝配式建築以一個合理穩健的速度去發展,不過激的推進、也不盲目的急于否定。


袁夢琪


我認為我們最初之所以發展裝配式建築,是因為它具有傳統建築所不具備的優點,如質量高、效率高、節能環保、大幅降低人工依賴等。現階段由于多方面原因,裝配式建築與傳統現澆結構相比,又存在成本高、工期優勢不明顯、工程質量參差不齊等問題。我覺得這些問題是我們在借鑒國外發展裝配式建築的經驗的過程中,我國自身技術還不夠先進,管理以及施工水平不夠成熟,産業工人綜合素質有待提高,缺乏正确規範引導等原因造成的。網絡上對裝配式建築和傳統現澆建築的争論,我覺得有些看法太極端,我們不能因為裝配式建築某一方面的缺點就将其一棍子打死。我們應該深入研究分析,對建築的各個構件分别進行讨論,哪些構件适合預制裝配、哪些構件适合傳統現澆的方式。比如,豎向承重構件如柱子采用現澆更合适;水平構件如梁、闆則采用疊合的方式更合适;非承重構件如樓梯、陽台闆等就可以采取預制裝配的方式。另外,在推廣裝配式建築的過程中,我們要明白什麼可以裝配,什麼不能裝配;不提倡盡可能裝配,提倡适合裝配的裝配,不适合裝配的不要裝配,而不是一味追求裝配率的提高。任何一個産業的發展都需要一定的過程和時間的檢驗,我們目前裝配式建築發展還處于初級階段,政府大力推廣裝配式建築,很多購房者可能并不感冒,對其有偏見者更是不願意冒險選擇裝配式建築,因為大家心裡還是存疑,是否安全可靠,是否真的比傳統現澆建築更好?目前市場上的開發商和客戶或許大都不是主動去選擇裝配式建築。我國現在應該做的是加強高校、科研院所等對于裝配式建築的相關研究開發工作,進行大量實驗和深入研究分析,等研究相對成熟完善了再在全國大範圍推廣,而不是急于發布政策在全國範圍内強制性推廣,導緻各單位各自為戰、缺乏明确的指導。


蔡晉


當前網上對于裝配式建築的讨論多聚焦于套筒灌漿技術能否保證豎向構件連接的耐久性,這是工藝層次的問題,從日本、新加坡等國的實踐來看技術并不存在明顯問題。在此條件下我國裝配式鋼筋混凝土結構的質量問題可能出自于工程層次上,包括構件生産、工人操作以及監督管理這三個方面的問題。首先是構件生産方面,我國裝配式鋼筋混凝土結構的預制構件深化設計的理念是“等同現澆”,既然按“等同現澆”理念進行構件的深化設計,那裝配式結構相較于相同的現澆結構的優勢存在于何處呢?深化設計後的構件能否很好地适應裝配式施工呢?在構件生産精度方面,以構件的伸出鋼筋長度為例,可能存在構件出筋長度過短而無法伸入套筒,存在構件出筋精度差而無法伸入套筒孔内導緻工人必須截斷鋼筋等情形。由于構件出筋精度差導緻工人必須截斷鋼筋的,若出現意外,難道讓操作工人為此負責麼?這無法讓人信服。然後是工人操作方面,需要注意工人的技術素養水平,以及操作培訓是否到位,避免出現工人操作不當等情形。同時當前技術熟練工的人數并不能滿足我國裝配式建築發展的需要,這制約了裝配式建築質量的提升。由前述兩方面則直接引出了監督管理方面的問題。對于構件生産的質量監督應該如何進行?如何保證構件進場是符合要求的,能與現場的預埋孔洞準确銜接?對于工人操作質量的監督應該如何進行?如何保證工人的操作技能素養達到要求水平?建立健全監督管理制度是提高裝配式鋼筋混凝土結構建築質量的有力保障。最後,針對網上裝配式建築“生與死”的讨論,我認為不能以偏概全,不能因為對裝配式鋼筋混凝土結構的豎向連接質量的懷疑而全面否定裝配式建築,畢竟裝配式建築并不是隻有裝配式鋼筋混凝土結構這一種形式。


張敏


最近對于裝配式的好與壞的激烈讨論中,反對一方對裝配式質量以及安全性産生了嚴重的質疑。首先申明的是既然是讨論、辯論,希望提出論點的同時也應提供充分可信的論據,然後要明确是在質疑這種建造方式還是僅僅在質疑當下國内能否運用好這種制造方式。假如質疑裝配式建築這種建造過程,那我可以舉例在日本已經有近40年的裝配式建造工程曆史,最近的有橫濱的可供1176戶居住的PC裝配式框架結構58層公寓,日本一直是個地震多發地帶,但是至今從未報道過一起裝配式建築由于房屋質量安全引發的事故,因此經過時間檢驗這種建造方式是值得信賴的。另一方面,倘若不是質疑建造過程,那麼問題一定是出在從國外引進的裝配式會不會出現“水土不服”的症狀這個點上。退一步說,倘若整個工程從設計到施工全過程都由日本專業團隊進行操作,是否能打消對裝配式的顧慮呢?倘若不能,則問題結點在上一個讨論中;如果能,那麼問題就歸結為當下國内是否具備完整系統的裝配式建造施工管理體系,且這套體系已經經過實際論證通過了考驗。我曾經咨詢過一位在日本裝配式企業工作的工程師,我詢問他們是如何檢測裝配式建築結構節點的?他告訴我日本的檢測是以檢測材料商為基礎,比如鋼筋的品質、水泥的品質、灌漿料或者機械接頭等的品質都滿足要求就判斷結點滿足要求。對于國内行業專家人士擔心的灌漿套筒施工過程中質量問題如何保證,我想更多的是需要逐步完善相應的監查機制。倘若設計、材料是符合标準的,施工工藝是符合規範的,我們有理由相信我們的裝配式建築質量是值得信賴的,現澆混凝土建築不也是同樣道理麼。裝配式進入我們的視野并真正開始推廣的時間還不夠長,我國成套的體系還沒有真正成熟。根據日本裝配式從業人員介紹,日本PC裝配工人需要考證,預制構件工廠也需要有證的管理人員,工廠規模有專門的協會評審标準,構件也會有第三方的品質保證機構。當下國家一直在大力推廣裝配式建築,一定是因為它擁有過硬的質量、綠色環保等諸多優點才去踐行,但是這項新技術在推行過程中,一定是技術先行,市場先行,政策扶植。


總而言之,裝配式建築不該死,作為一種具有諸多優點的建造方式,更多的是需要人們擺正對待它的态度——客觀,事實求是地發展這一建造技術。


陳思宇


可以說在中國新事物或者新模式的推廣大多遵循着“走一走、沖一沖、停一停、改一改”這四個發展階段。不管是BIM技術還是PPP模式也好,裝配式建築過去幾年得到國家的大力推行後裝配式技術得以在中國紮根并迅速發展。而目前爆出很多對裝配式建築的質疑,認為裝配式建築的質量和安全出現了好多問題并激起了界内人士的熱烈的大讨論。那麼裝配式建築到底好不好呢?裝配式建築的優勢主要體現于速度快、成本省、質量優。據我搜集到的資料,目前裝配式的工期快優勢并不明顯,成本反而高9%~40%,質量參差不齊,主要體現在構件節點連接上。茅先生對此問題提出犀利的批評和質疑,我認為一棒子打死裝配式是不對的,但不考慮實際發生的問題,也是一種自欺欺人的行為(比如強制性要求建築的裝配率)。我認為最後裝配式的發展途徑就是通過嚴謹的科學論證和數據分析,分别找出每一類構件最适合的生産方式,這樣才是對資源的最優的利用方式。此外,裝配式建築在日本和新加坡等發達國家流行已久,已建的裝配式建築已經成功抵抗了大大小小多次自然因素(地震、台風等)幹擾,我認為已有的事實可以證明裝配式建設的技術本身是沒有緻命問題。那麼問題來了,為什麼裝配式建築技術在中國推廣時為什麼就不靈了呢?我認為還是在于實施裝配式技術的人和組織的問題。可以想象,如果邀請中日兩個施工組織在中國分别建設同種圖紙設計的裝配式建築,哪一個更安全呢?我無疑會選擇日本。我這麼選擇的理由是日本對裝配式的設計标準、技術體系以及施工的操作人員水平和組織管理是已經經過事實驗證過的,更讓人放心,所以說中國目前非常缺乏一套标準的管理标準以及熟練操作的技術工作人員。這需要時間,所以目前我認為裝配式建築這股風應該停一停,然後再“改一改”,在這種涉及到人身安全的問題上,需慎重再慎重。


張勝昔


我認為對于裝配式混凝土住宅建築問題的探讨不應限于灌漿套筒、連接節點、成本等單一問題。很明顯,裝配式存在的不是個别問題,而是系統性問題,應從裝配式的理論體系和技術體系等根本性問題上展開。國外的成功經驗(日本等)表明:裝配式混凝土住宅建築的技術本身是不存在問題的,并在曆次地震中展現出了一定優勢。對日本抗震技術稍做研究就可發現,其高層建築多為柔性抗震結構,并且柔性抗震與剛性抗震技術跟今天的裝配式建築一樣經曆過長久的剛柔之争,最終才确定了柔性抗震與剛性抗震相結合抗震體系。(柔性抗震可通過混凝土構件節點的振動、構件本身的變形等方式抵消抗震力的作用)也正是這套抗震體系為日本後來的裝配式建築發展提供了強有力的支撐。還應該注意的是,日本裝配式建築是用了幾十年的探索才構建了完善的理論體系,制定了嚴格的設計标準和實施規範。


而我國現階段推廣的裝配式建築,更多的是拿來主義,模仿遠大于創新,對基礎理論探索和技術研發的投入,似乎難以匹配其推廣的速度!那麼,在我國的裝配式建築理論不完善、規範不健全的情況下,是不是應該先讓我們的搞設計、搞結構、搞抗震的科研人員先摸透理論,掌握并創新适合我國發展的裝配式混凝土技術?在此期間,如果能依托我國現有的成熟建築施工模式,逐步學習裝配建築技術的經驗,通過先發展諸如SI住宅、SSGF等不會因技術問題帶來安全隐患的新技術體系,改良現有建築業的組織管理方法,探索一條工業化建造的新途徑,可能會創造一條更符合我國國情的建築産業現代化之路。


李龍


發展裝配式建築的一個本質初衷是實現我國建築業的轉型升級,通過裝配式建築這一路徑(并不是唯一可行路徑),實現建築工業化乃至住宅産業化的目标。通過工業化的建造方式改進建築産品和建築産品生成過程的相對落後和粗犷的狀态。如果現行裝配式建築的發展與其本質的初衷略相違背,在安全、成本、質量、進度等方面沒有體現出明顯的優勢,那麼所謂的先進性就不存在了。是裝配式建築的技術體系(或者說技術體系是沒有問題的,但技術的可操作性還有問題)的尚且不足,還是發展裝配式建築的推進機制出了問題,需要各行業、各單位、各相關專業進行協同探索。争論是好的,但要明确為什麼争論,切忌“為了争論而争論”。我認為發展裝配式建築,應當在争議中“求同存異”,先将已經形成共識的部分或者容易發展的部分發展起來,對尚存争議的部分采取謹慎的态度穩紮穩打,逐級推進。遵循“從内到外”、 “從橫到豎”、“從低到高”、“從點到面”的原則。“從内到外”,即優先發展内裝部分工業化,後發展建築殼體的裝配化。工業化内裝涉及的行業如家電裝修等行業,本身工業化發展水平已經較高,且内裝部分體量小,附加值高,天然适宜采用裝配化的方式進行建造,可以先大力發展起來。建築殼體的構件相對大型笨重而附加值低,而且如今市場上對其安全性和質量尚存疑慮,應逐步穩定地推進;“從橫到豎”,指建造過程中預制構件應優先采用疊合闆等橫向構件,或隔牆、陽台闆等非承重構件,慎用豎向構件,不應過分的強調裝配率,适宜裝配的則裝配,不适宜則采用現場工業化的方式;“從低到高”,指的是優先發展低層建築的裝配化建造,待技術體系完全成熟,管理水平大幅提高,各方面條件切實到位之後再大力發展高層和超高層的裝配式建築;“從點到面”,指的是優先在工業化建造水平較高的區域或企業進行試點,待試點成熟之後再從行業角度大範圍的推廣。


裝配式建築作為“先進建造業”的代表,其建造生産和管理過程是在一定程度上“對标”制造業的,尋求用制造業相對先進的技術和管理方法來促進建築業的發展。在這個過程中,不能忽略制造業本身也是一個龐大繁雜的系統,不同類型的制造業,其生産和管理形式上也是相去甚遠的。發展裝配式建築不能直接與整個制造業去對标,以“一對多”的方式去尋求印證,機械的套用是行不通的,而應當分門别類的去發展,做到“類型化”、“規模化”、“區域化”,針對不同類型,不同規模,不同區域的裝配式建築分門别類地進行技術研發、路徑選擇、方案設計、政策扶持。避免用“證僞”現澆方式來“證實”裝配式的邏輯錯誤,應真正發揮裝配式自身的優勢,采取“改革”而非“革命”的方式來提高建築業的整體水平。發展裝配式建築是一項系統工程,各個相關行業、相關單位都應各司其職,專業人做專業的事,本專業的人做好本專業的事。從工程管理學科和行業的角度講,對裝配式建築的研究探索重心不宜放在結構性能技術層面的研究,應放寬視野,依托已經驗證的相對成熟的技術,從産業組織模式、管理組織體系、建造流程管理等方面深入研究。尊重市場主體的價值判斷和市場選擇機制,協同推進裝配式建築的發展,為實現新型建築工業化、住宅産業化、建築産業現代化共同努力。


李想


大家分别從不同的角度闡述了對裝配式發展中産生問題的認識,從很細節的豎向連接灌漿套筒問題,到整個結構的安全性問題,再到整個裝配式的施工管理、配套規範、政府政策問題,都存在着或多或少的問題有待解決。我認為,上述問題産生的原因是當前我國裝配式發展還沒能構成一個完整的體系,如果僅僅從技術可行的角度看這個問題就永遠無法發現在實際推廣中出現的各種問題,比如說,對施工過程中私自修改設計的問題如何進行有效的監管、預制構件的質量如何保障,都會在推廣過程中産生很大的争議,總而言之,裝配式在技術、管理、法規等方面的發展是十分不均衡的,應當在施工技術規範、法規完善、管理精細的基礎上再對裝配式進行全面的推廣,而不是這種粗犷的走一步看一步。同時,還有一個問題值得我們思考,那就是我們的國情不同于裝配式發展程度較高的日本、瑞典等國,我國推廣裝配式究竟是為了節能、節約成本、為用戶提供更好的體驗,還是隻是認為這是一種先進的生産方式,亦或是隻為響應國家政策,從當前情況來看,裝配式的發展是不是已經背離了我們引進它的初衷。從研究角度上來看,高校科研的力量是裝配式發展的重要驅動力,科研人員應當以積極的态度對待裝配式的研究,不在心裡排斥或過分吹捧,拿出可靠的理論依據和實驗數據說明其優勢和不足,才能使人信服。也不能将現澆和裝配式分為不同的派别,孤立地看這兩種方法是十分不科學的,應當通過将兩者的優勢相結合,找到在結構安全、成本、工期、節能等方面的平衡點,探尋裝配式自己的發展道路。


劉佳琦


我認為目前在我國大規模、大範圍的發展裝配式建築是不合适的,即便在國外裝配式這一領域已經有了很成熟的技術,但是直接應用在我國國内,很容易造成“水土不服”的現象。裝配式在我國應該是經過充分的研究、試驗以及多次反複成熟後再向市場推廣。目前學術界對于裝配式的研究很多都是點、面的研究,對于裝配式建築的質疑也大多集中在流程工藝和工程手段上,例如對豎直構件灌漿套筒技術問題以及施工從業人員的讨論等,但是學術界目前還沒有對于裝配式體系的一套整體結構标準,在這樣的背景下對于局部問題的探讨顯然是不能解決問題的。因此,我認為我們在做細部研究之前,首先應該對裝配式混凝土建築結構體系有一個相應的研究,達成共識之後再進行細部的研究與讨論。在前面的發言中大家已經提出大衆對于裝配式建築的安全性問題是我們要解決的關鍵問題,這一點我表示認同。除此之外,我認為我們還應該考慮裝配式建築的建築性能。我們都知道,裝配式建築有着節約成本、縮短工期等明顯的優點,但在節能環保的效率方面還有待驗證,例如牆體保溫性能、耐久性、隔聲性,門、窗的導熱性等,隻有對建築性能進行全面充分的考察之後,我們才能與現澆混凝土建築在一個層面上進行比較,展現裝配式建築在節能環保方面的優越性。


劉莎


就我而言,提到裝配式最先想到的是它到底能不能抗震的問題,我想對于普通的住戶而言,他們一般對裝配式了解都不是很深刻,首先關注的可能就是裝配式到底安不安全的問題,即使他們聽了專業人員的講解,了解了裝配式的優勢所在,但他們在乎的也隻是住在裡面是不是安全、是不是舒适。而當下的情況是搞管理的無法真正解決結構的問題,而結構專業的研究人員又不去研究,所以才導緻現在這麼多人在談論裝配式是否安全的問題。實際上,隻有技術上開始做深入的研究,才能真正解決這個問題,這就是國内現在面臨的一種死結,懂技術的人不去做,不懂技術的人知道問題在哪卻沒法解決。另外,我國的裝配式借鑒了日本、新加坡等國的經驗,認為國外能夠成功,到國内就一定也能夠成功,但事實卻不是這樣。雖然這種技術在國外很适用,但進入國内還是需要進行改良以後才能真正滿足我們的需求,所以還是需要進行一定的技術改造和改善,才能實現我們的目标。前些日子我也了解了一些關于裝配式的信息,也去看了一些博覽會,覺得裝配式在中國發展很好的一個途徑是内部裝飾裝修的部分。首先,它要求的技術并不高,是容易實現的,就好比我們先從水平結構考慮裝配式,先從簡單的方面入手,一點一點地挑戰更高的難度,這樣既增強了我們的自信心,也能使消費者由淺入深地了解。先從裝配式的裝修做起,消費者既會覺得這種形式很好,可以進行個性化的定制,也不覺得會産生一些安全問題,這樣就可以逐步在國内推廣裝配式的概念。前段時間還了解造樓機,雖然它還是使用澆築方式進行施工,但是它可能是往裝配式發展的一個過程,是一種比較好的概念。


再談一下大家剛才講到的裝配式在國内的推廣方式的問題。這應當是一個由内而外、由淺入深的過程,從内部的裝飾裝修到承重結構,從簡單結構到複雜結構,從低層到高層。比如營房的建造就是一個很好的着手點,從一個簡單的問題着手可能更有利于這種推廣的過渡。另外,推廣過程應當由點及面,先在試點上進行試驗,探索試點内最适合的經濟、技術、政策條件,才會發現裝配式到底在什麼條件下才能健康發展。我們也當然不能把這種模式照搬到其他地方,應該進行不斷調試,逐步推廣。而且我認為當前裝配式的發展有點像BIM在中國的發展,在提出概念的時候,大家都認為BIM這個東西很不錯,突然間很多人就開始對它進行研究,等到BIM的熱火勁兒過去的時候,它好像又淪落成了像AUTOCAD一樣的,僅僅用在設計階段和施工階段,遠遠沒有達到産品預期的功能,但實際上BIM可以實現的功能遠不止這些。


還有一點關于政策,我覺得并不着急出台政策性的東西,應該在發展的後期出台政策,需要前期技術形成了,管理理論形成了,所有的東西都準備好了之後,我們認為可以推廣了,這個時候出台政策進行推動,讓大家都來做這個事,這才是對的。現在的情況是政府強推,可能出現的情況就是如果政策很好,開發商建築商參與其中,那麼最後工程可能就變成爛尾工程,大家就是為了響應政策,但是做出的東西可能并沒有那麼理想,相反還會帶出一些其他的隐患和問題。可以找一些可靠的建築商、地産商進行試點,經過一個稍微長一點的周期,經過嚴重後進行小規模推廣,之後再分區域進行推廣。


關于人們的觀念問題,之前跟朋友們讨論過有關裝配式的問題,對于一些不了解的人來說,裝配式可能就是跟預制闆房一樣的東西,需要改變大家的觀念是很難的東西,應該先從技術上拿出證據說明,即使呼聲再大,沒用證據的支撐,也會變成很空的東西。


總結一下,技術問題不是我們該讨論的問題,應該咨詢專業的技術人員,我們要負責的問題是對整個産業化、工業化的發展規劃,對其中環節的管理,與企業之間的銜接等,這才是我們搞管理的應該關注的問題。


李忠富


今年是我從事住宅産業化研究的第二十年。本人的住宅産業化思想産生源于1997年在日本研修的三個月,期間輾轉于工地、學校、研究所、實驗室等地,收獲頗深,在導師關柯指導下提出住宅産業化和住宅産業集團以及其他相關思想,并撰寫了一個長篇報告----《論中國的住宅産業化》,由此中國住宅産業化的概念和研究興起。到2000年住宅産業化的呼聲高漲,并在一定範圍内達到一個小高潮。2001-2002年期間一直持續但并無太大實質性動作,2003年萬科王石參觀日本裝配式建築後開始搞住宅産業化,但其更偏向于從梁、闆、柱做起的建築工業化,此後一些企業随之效仿,典型的如宇輝集團等,但更多企業以質疑的眼光觀望。2003年以後國家政府提出五個統籌新要求的科學發展觀理念,住宅産業化朝向節能環保,綠色建築的方向發展,此時的工業化與節能環保基本上劃等号,真正的工業化逐漸弱化,期間大量以節能環保為主題的建設實例湧現。一直到2010年前後,市場上的民工數量大幅減少,同時人工費大幅上漲,由此引發建築業開始尋求用工業化的生産方式來減少人工,降低成本,建築工業化又再次被提出。2011年有關部門提出以信息化帶動、可持續發展為主要特征的新型工業化。


我們還應明确住宅産業化和建築工業化是兩個不同含義的概念,我在另一篇文章裡專門讨論過這個問題。住宅産業化主要是如何把一個成品住宅,包括建築結構、水暖電、内部裝修全部合在一起形成一體化的生産供應,它的範圍比較大;而建築工業化主要是從建築這個角度來說的,什麼是建築呢,簡單說一個房子本身的基礎、梁、闆、柱、牆等合在一起我們稱之為建築,而水暖電、裝修等從外部購進安裝的,不是自己生産的,所以建築工業化是指建築主體結構的工業化。我們不能把這個詞無限擴展,不能說建築工業化就等同于向内部添加家電、水暖電、内裝修等,這個詞原來的含義就是對建築業主體結構的工業化。住宅産業化和建築工業化是不同行業的人從不同角度來看待問題的結果,搞建築的認為對主體結構工業化沒有錯,搞建材的人可以把内裝修材料工業化,搞家電廚衛、設備、五金的人也可以把相關産品工業化,各有各的做法,最後整體把他們合在一起,所以建築工業化主要還是從主體結構出發,但是也可以有所擴展。


2014年以後有關部門再次推行建築工業化,并換了一個新名詞“裝配式”。裝配式這個詞我最早是2015年春聽到,當時感到很吃驚很奇怪。裝配式實際上是一種施工方法,怎麼能把一個行業發展的大方向叫到施工方法上去呢?就算可以擴展也一定有其局限性,所以一直不太喜歡這種叫法。雖然業界也有一些反對質疑的聲音,但裝配式這個詞就這樣被叫開了,并且其含義也在不斷地擴大,現在裝配式建築逐漸和建築工業化、住宅産業化劃上了等号并有取代這兩化趨勢。


其實裝配這種方式可以用來裝配的對象是很多的,包括設備、部品、管線、成品半成品等,但為什麼一開始就從等這些主體結構開始的呢?因為裝配式這個詞最初是從搞建築設計和施工的建設系統叫起來的。首先裝配梁、闆、柱、牆是否合适哪?早在2003年,我在做住宅産業化研究的時候就畫過一張圖,建築分為結構、牆體、内裝修、管線、部品等幾大類,因為建築結構本身的工業化比起家電、廚衛、設備等的工業化來說,盡管技術層面要求不高,但其實現的難度要大。為什麼呢?第一,安全性問題。首先,從管理的宏觀角度無法判斷裝配式是否安全,但我們要提示:安全是第一位的。對于一種新型結構首先要評估它的安全性問題,如果評估不清楚到底是安全還是不安全的,或者說争議非常大的時候,我建議最好還是先别用這種結構或者這種方法。在安全問題上我們甯可保守一點,這是對人的生命負責,不是多花錢少花錢的問題。另外一個房子的結構本身一旦成型無法進行改造,牆紙不好可以撕下來重貼,柱子或剪力牆連接不好該怎麼辦?難道在外面重新做上一層?這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一旦做成就無法更改,這也是為什麼我們必須謹慎做的最重要的原因。不知道我們的擔心是否是杞人憂天!第二,這些産品本身都是粗大型的,重量重,體型大,所以在制作、運輸、安裝過程中都比較麻煩;第三,生産的企業大都是建築業,個别有些是建材業。建築業在搞現場施工、項目管理等方面有其自身的傳統優勢,但是在工廠裡生産制造這些構件就不是它的長項,生産工人沒有經過專門的培訓,在生産制造過程中難以保證其精度,但是裝配式建築中最基本的要求就是高精度,既是一個結果,也是保證産品質量的基本要求。如果精度不高,現場安裝就會出現問題,這樣還不如現澆更好。所以不論裝配式還是現澆,它們各自都有最基本的要求——精細化,尤其是裝配式更強調這種高度的精細化,這樣才能保證生産出來的構件能夠嚴絲合縫地拼裝起來。如果這些接縫沒有合好,再用砂漿、混凝土去彌補,無論是成本、速度、效率還是人工,都是不合算的,可能還不如用現澆方式。


裝配式目前在中國已經變成了建築業的國家行動,盡管很多企業原來都是處于觀望狀态,現在也都進入這個領域,但是裝配式建築還有一些沒解決的問題。第一,裝配範圍。建設部和國務院先後多次發文要大力推廣裝配式建築,并且也沒有明确規定梁、闆、柱、牆這些構件哪些需要現澆,哪些需要預制,這樣就有很多企業認為裝配率越高越好,我認為對高層混凝土建築,裝配率可以是個指标,但沒必要作為一個目标來追求。最開始搞裝配式建築的都是中建、上海建工這些大企業,推廣之後就有很多其他的小企業加入,大企業的工人素質還可以保證,但是小企業的工人素質就很難保證了。第二,發展思路問題。目前發展裝配式過程中有一種觀念是“在發展中完善”,就是先把裝配式搞起來,然後在發展過程中再去補齊。我認為這種做法對于主體結構的裝配式是不适用的、不适合的,因為正如我們前面所說,建築的主體結構一旦建好就沒有修改的餘地,沒有完善的機會。所以一定要在經過充分的研究、開發、試驗、試用後提出意見,再重新進行試驗研究、理論研究,然後再次進行試驗,如此多次反複,最後等到技術比較成熟了再到市場上推廣。我之前的文章中提出過發展建築工業化要“大膽研發,謹慎推廣”,就是說研究開發的時候可以想出各種各樣天馬行空的主意進行研究,但是真正大規模推廣應用的時候一定要小心謹慎,要等到技術發展到一定階段比較成熟之後才能進行。另外在推廣應用的時候,要把最開始産生的技術局限在一定區域内進行小規模的推廣适用,剛才劉老師也說了這個思想。著有《工廠化制造住宅與住宅産業化》一書的作者丁成章曾發文《建議建立“裝配式建築特區”》,文中提到先選定幾個點,在這幾個點的範圍之内搞裝配式,同時又都是些大企業來做,然後一邊做一邊試驗一邊适用,在這個範圍之内經過多次改進改良,等到技術成熟之後再往外推廣,而不是一開始就“遍地開花”,這種思想還是非常有意義的。事物的發展過程一般都有一個S形曲線,前半段開始速度很小,但發展速度是越來越快的,到一定時期市場拉動起來之後,發展速度就會特别快,相比于制定政策強制執行效果要好得多。


目前我們研究所正在研究的幾個問題,一個就是讨論市場對于裝配式建築的看法,客戶在買房子的時候關注的幾個問題,第一,地段好不好,這個跟工業化沒什麼關系;第二,戶型好不好,這個跟工業化關系也不是特别大;第三,現房的話會看看伱裡面做的質量好不好,就住戶而言,其關注的問題跟工業化相關的并不是特别多。這點很叫搞建築工業化的人沮喪,難道我們做的事老百姓并不關心關注嗎?第二個就是探讨裝配式建築中哪些構件适合預制,哪些适合現澆,從安全、成本、質量、工效、環境影響等幾個方面列出一系列指标進行評價,看這些構件各自适合哪種方式來做。适合預制的去預制,适合現澆的去現澆,發揮各自的優勢,實現二者的有機結合。有關這個問題在業界目前已經有一些共識,如垂直結構采用現澆工法可以達到很好的效果就用現澆,一些水平結構,像樓梯以及一些小的構件等可以采用預制的方式,不影響質量的同時又能加快進度,另外對于設備管線、内裝修等基本已經達成共識,絕大部分都可以采用預制的方式。但這還需要運用科學的方法和手段進行全面地分析論證。